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关于西宁的比喻  

2011-08-23 18:25:20|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忧郁的乌鸦结束了最后的盘旋

飞回了沉默的北山

西宁的天空再一次变得松散而迟重

早晨的白光像两片厚厚的嘴唇

把我们抿得又凉又光滑

起床不久的男人们站在街边

眼睑浮肿,用含糊其辞的声音彼此问候

好像大家都是刚刚才出生一样

那么完整

如果这时候妈妈喊起我的名字

我就会感到一种难以掩饰的羞怯

那种感觉如此细微

好像这城里还连一个人也没死过

还没有一个人学会尖叫、函数、从高处跌落

少年也还不会手淫

中年人还没有一个掌握完整的逻辑学

他们平静而慵懒地在正午的阳光里转身

或者在黄昏一片一片地把面叶捞到嘴里

即便醉汉们在小巷昏暗的路灯下咒骂

母亲们为了娃娃的作业而大打出手

你也会觉得这一切躁动的根基是那么平静而荒凉

仿佛在这个伟大的祖国里我们的存在只是一阵模糊的回声

 

因此我们总是那么强烈地渴望不同

但这些愿望最后只限于想象力贫乏的装修、铃声震撼的手机、更多地醉酒

——很难再举出更多的例子

小千的普通话说得那么好

以致有时候我不得不留意她的措辞何以如此精巧

好像那口音里有一种我们渴望已久的东西

比如现在:你心里正用普通话读这首诗

而如果我突然说:恼操

你就会有一种被隔离的感觉

一种有限性

但这是所有有限里最小的那个吗?

或者为什么不是正好相反?

 

西宁就是这样

有时候突然显出一种怪模怪样的陌生感

好像她是突然出现在地球上的

如果谁把话说的重一点

她就会慢慢从你眼前消失掉

从她好不容易养活的那些孩子的脸上

沉没掉

好像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比喻

只是一个含糊其辞的玩笑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