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它多么小  

2011-03-20 00:20:34|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它多么小

然后我咬碎它清色的反光

在土平房里40瓦的

昏暗灯光下否定它

在两秒之间

那很重的透明里

创造虚无

用牙尖轻咬住分针

那些宏伟目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就从自己的饭厅开始

向45度的空中一直走

路过飞机和卫星

踩到宇宙的黑边上

那时间之外——

用地球上的什么比喻它才好?

比如:妈妈在厨房里给我们舀饭的时候

在中间停了一瞬

好像她忘记了正在做什么——

那么沉

但怎么解释它或怎么咬紧它?

这是不是像我在长江路127号

正在挨骂的时候想的:

如果桌上这课本的书皮不是翘起来的

而是正好平整的合起来了

妈妈会不会因此就停止骂我了呢?

它多么小

扭过脊梁骨

在昏暗的屋子里

数存的钱和自己睡眠的时间

这时候我那么爱自己

隐约听见客厅里看电视的老婆

为单位的人际关系不住地叹息

这真好!她正被一件事缠着

不会突然间冲进屋里喊叫——

“你去哪儿了!?”

树的呼吸如此沉浸

没有一口是敷衍了事的

它舒展了完整的身体

举着那么多树叶

我从下面走过去的时候

它一口就叫破了我的名字

那是个很薄的蓝色名字

几乎胜过了一片树叶在狂风中的抖动

“你刚才去哪儿了?”

这星期日空的下午

客厅里的阳光已经移走

老婆如此质问我

她紧锁眉头,摊着双手

像太阳终有一个时刻

要把一切变成完全的白色

未来有一个根

在长江路127号的院子里

叫着我们的名字它叹息着

使我们小心地从房间里进进出出

捏着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的时间格

持续地举行一场模糊的仪式

为了有一天能够进入它的血

那黑色的甜血

并且停止那从未有机会发出的喊叫

从前有一个人爱看电视也爱看自己的手掌

那些线里的婚姻和死亡

也在等着他发现

他们一起瞪着眼睛

为了将要完成的那个整体的游戏

而兴奋地发抖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