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冻死的女人  

2010-10-11 10:31:35|  分类: 意象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0年,某个冬天的早上,我目睹了一个女人被冻死的过程的一部分。当时我刚刚出门准备去一年级上学,在长江路127号的小巷子里,路边略高一些的地方,盘腿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棉袄,头发蓬乱,双眼充血肿胀,几乎看不见眼白,一只鼻孔里流出的血已经冻住了。西宁寒冷的冬天把一切都冻得明晃晃的,空气也显得犀利,她的鼻血像一块红色的宝石一般闪闪发亮,但别的地方,脸颊,一片裸露出来的脖子上,则沾满了黑色的泥点和一些莫名的碎屑,显得脏污不堪。

邻居严家的阿奶和所有老人一样总是早早起床,这时候她已经站在路边,笼着手望着这个女人,那目光好像望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她找来了稻草,在那女人前面生了一堆火,但在石头一般的冬日凌晨,火堆很快就变成了一堆薄薄的,黑色的灰烬。

仅剩的一缕青烟后面,那女人的身子微微晃动着,依循着身体里最后的一点节奏,像我们站在一条深邃黑暗的防空洞门口,可以听到的那种持续的,低沉的回声。

下午回家以后,听大人们说,她遭到丈夫一整夜的毒打,凌晨的时候冻死在路边的土坎上。

我一直在设想她最后的处境,其中一个场景在我脑海里,和我最后看到她的身影一样深刻。

 

夏天的昏黄的光,在下午四处弥漫,她坐在屋子里,疲倦的目光像豆子一样撒出去。这时候门正半开着,她也可以从门口一直望到湟水河岸。偶尔有个身影沿着河岸慢慢地走过去,不慌不忙,好像世上的事与他无关,他只是行走在某种难以捉摸的,缓慢的气息中。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好像一段栏杆的外侧,一张纸的边缘,一段对话之间的沉默。  

但此刻她多么想成为那个人啊,也能够行走在那如同忘却一般的气息中,成为一个谁也不是的,模模糊糊,没有声音的人,她所走过的地方都会显得模糊不清,午后的光也变成某种有点粘稠的丝线。她从一个人们总是匆匆路过,却从未注意过的地方渐渐地出现,走过寂静而昏黄的下午,只是为了在另一个无人光顾的地方消失,比出现之前那细微的存在还要消失的更彻底。

消失,从来都是一件艰难的事。她身处其中的房屋是那么实在,椅子也能够感受到她的重量,甚至呼吸的空气也是那么实在地待在屋子里,挥之不去。也许因为椅子就在墙边,她站起来,只一步就退到墙角。她慢慢蹲下去,让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缓慢而持续地下沉,沉到最底,好像石头在泥土中。她埋着头,蹲在墙角,几乎和椅子、水缸、脸盆、火炉变成了同一种东西。但多么艰难,她还能感觉到心跳,身体还在微微颤动。她不断下沉,努力地,让四肢缩回身体,让身体缩回心跳,让心跳缩回到一点闪光,让闪光缩回它之前的黑暗,让黑暗缩回那没有空间的所在。

这样,屋里的那些东西就比她显得更突出,更能意识到自己所占据的空间,好像它们真的满足于此一样,一动不动,享受着从门口吹进来的微风。

她蹲在墙角,比鸟儿的翅膀煽动过的地方还要空无。

也许她的丈夫正是因此,才将她殴打致死。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