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大伯你病了  

2010-09-14 19:01:42|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伯你病了,在我正要说起你的时候

红旗和草人正等着听

他们不再只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窗外是海西,是你生活过的戈壁滩

绘制地图的人用细笔尖在那里写下:马海

 

大伯你在福利院晕倒的时候

我将要到达“马海农场”

是平生第一次为你而旅行

但二姐打电话来说你病了

晕倒在福利院的砖墙边

你以为那围墙不是给你扶的

你以为砌墙的人只是为了把你圈在里面

留在这个模糊的下午和上午相互掺杂的地方

在福利院这个无法转身的长方形里

你攥紧的双手从来也不松开

 

大伯你病了,这时候我想起你长久居住的

那个地方的名字:福利院

慢慢读起来,像某个山沟里的村姑的名字

或是像人们通常用来

形容某种医疗机械的音译名时用的词

一个表面柔软光滑

但实际上模糊不清的词

它的词义几乎近于

每次送你回去的时候

我俩之间不由自主拉开的距离

 

大伯你病了,又一次摔倒在地

每次你摔倒的时候我都不在

比如马海

1964年你去的时候还是个血热的烫手的青年

但1966年我们接到通知说你病了

说你疯了

(父亲前几天说起你

他向后挥了挥手说

“他忘了我们的父亲是右派

居然组织了一个“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

他是组长,一共招收了2名成员(我一直猜测

是怎样的两个人才会追随你

有时我觉得那一定是两个孤儿)

他的罪名被归入“8人反革命小集团”

另外5个,下落不明)

你的战友们批斗你的时间一共是一年

你的战友们用改造自然的拳头

顺便把你改造成了一个疯子

那时候你们彼此之间就是这么称呼的:战友

虽然你们只是一群被驱逐到荒野上

准备战胜虚无的人

但你们彼此叫对方说:战友

像分享某种甜糖

或相互热烈地抚摸

 

大伯你病了

这一次不是拳头

是高血压把你压在了地上

我想象一种高高的血——像某个秘密社团的旗帜——压在你的身上

那时我们刚刚到达马海

为了在时空上与你有一次重叠

我站在马海农场的大门口照相

同时想象你当年进出这里时

也穿过了同一个位置

空气中应该留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东西

比如你发呆的时候也正好站在这里

那时似乎有什么东西穿过你

现在它正穿过我

 

大伯你病了

我赶回来到医院看你

你躺在病床上却不靠在枕头上

而是挺着脖子

好像后面有谁在推着你的头

它一直推着

而你双眼微闭,早已经放弃

父亲说你每天把大小便解在裤子里

作为兄长,他每天都要擦洗,不胜其烦

今天特意给你垫了个尿不湿

是给大型婴儿用的那种

包装袋上印着一位美丽的微笑母亲

好像她很高兴你把大便拉在了床上

 

第二天晚上我们把你接回家

你睡在沙发上,为了便于照顾你

我把床支在你旁边

半夜里你突然开始尖叫不止

奶奶从里屋冲出来问你咋了

你说:梦见鬼了

奶奶问:鬼在干啥

你说:掐我

我支起身子听着你们母子的对话

觉得是同一只鬼在恨恶你们

使你们的对话拥有同一种节奏

像相互交叠的三个影子

 

第三天半夜我被压醒

你坐在沙发上伸展双腿

正好压在我的肚子上

我在黑暗中推了一下

你就把腿向下挪,又搭在了我的腿上

我只好接受你的重量

睡到凌晨你突然开始又说又唱

其中有几句值得记下来

“我和上海制表厂的工人吃了九条蟒,一年吃一条”

“我好像把毛主席惹下了,但我没惹他啊,是大家惹下了”

“毛主席不打人,他就不会打人”

我问你毛主席是谁

你沉吟半晌,说:“没有那么个人吧……我只在年画上见过,毛主席是一张年画

……百灵鸟你高高地飞……”

我听着你的歌声

在西宁昏暗的凌晨

我已经无法面对就要到来的那个白天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