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捕蝇纸  

2008-07-26 07:25:42|  分类: 乱七八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地利]穆齐尔

 

“粘足”牌捕蝇纸约三十六厘米长,二十一厘米宽;上涂一层黄色的、浸了毒的胶;出自加拿大。如果一只苍蝇落在上面——不是特别地渴望,更多地是出于习惯,因为上面已经有那么多其他苍蝇了——那么它一开始只是每只小腿的最尖部的、弯弯的关节被粘住了。一种非常轻微的、陌生的感觉,就像我们在黑暗里行走,赤裸的脚踝碰上了什么东西。这东西开始时还只不过是一种柔软的、温暖的、不容忽视的阻力,却渐渐涌进一种可怕的人类的东西,它被确认为是一只手,不知怎么就放在那里,并用越来越清晰的五根手指抓紧了我们。   

然后它们全都不自然地、笔直地站在那里,像不想被人发觉有病的脊椎痨患者,或者体弱的老兵(有一点儿罗圈腿,就像人们站在锋利的棱角上一样)。它们摆出这种姿态,同时积攒力量,寻思计谋。几秒钟以后它们下定决心,开始尽其所能地嗡嗡作响,试图脱身。它们长时间地进行着这种愤怒的行动,直到筋疲力尽迫使它们停下来。接下来是一会儿喘息和新一轮的尝试。但间歇越来越长。它们站在那里,我感觉得到,它们是多么无措。从脚下升起让人迷乱的臭味。它们的舌头像一把小锤子一样探出来。它们的头是棕色的、毛茸茸的,像用椰子做的一样;酷似人类的黑人像。它们在被箍紧的小细腿上前倾后仰,屈膝,又绷直,就像千方百计试图移动一件大沉的重物的人一样;但做的比工人要悲壮,极度用力的运动表情比拉奥孔的要真实。随后就到了那个总是那么罕见的时刻,当前的一秒钟的需要战胜了所有强大的、对存在的持续感觉。是那样的时刻,就像攀登者因手指疼痛而自愿松开了抓紧的手,迷路者如孩子一般躺倒在雪地中,被追杀者在马的胁腹火烧火燎时停下来站住。它们使尽全力也不能把自己从下边拔出来,它们陷下去了一点儿,在这个时刻,它们是完全虚弱的。立刻,又有新的地方被粘住了,腿上高一点的地方,或者身体的后部,或者翅膀的末端。   

在克服了心灵的筋疲力尽、过了一小会儿之后重新开始这场为了生命而进行的斗争时,它们已经陷入一种很不利的境况,它们的动作变得不自然。于是它们用伸开的后腿撑在腿肘上,试图站起来。或者坐在地上,上身腾起,伸长胳膊,就像徒劳地想把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拳头中挣脱出来的女人一样。或者趴在那里,头和胳膊在前头,像在奔跑中跌倒了一样,只是脸还高昂着。但敌人始终只是消极的,只是在赢取它们那绝望的、迷惘的分分秒秒。一种空洞,一种虚无划进它们心中。那么慢,慢得让人几乎无法跟踪,但通常在最后,当最后一次内心崩溃到来时,会有一次剧烈的加速。它们突然间倒下,脸越过腿向前扑地;或者倒向侧面,所有的腿都伸着;经常也会仰面朝天,腿向后蹬划着。它们就这样躺在那里。像坠毁的飞机,一只翅膀伸向空中。或者像死了的马。或者无数个绝望的手势。或者像睡着的人。有时候第二天还会有一只醒过来,用腿摸索一会儿或用翅膀嗡嗡一会儿。有时候这种活动遍布在整个战场上,随后所有苍蝇又都向死亡陷得更深了一点。只有在身体的侧面,在腿跟处,还会有某个十分微小的、颤动的器官能活得更久一些。它一张一翕的,没有放大镜无法描绘。看上去它很像一只微小的人的眼睛,在不停地一睁一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