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写给马钧  

2008-06-28 23:53:43|  分类: 乱七八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与江河源-------是此文原名,应马老师之邀而写的,但青海日报没发,不怪马老师,他是良师益友,现特将此文献给他。)

 

    全部都铺展,《青海日报》就是青海最大的报纸,但街上常常买不到,每次马钧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你看到了吧。而我总是说:没。我每次说出一些笨拙的话的时候,他就笑起来,这说明他从电话那头开始接受我这个人。在我眼里,他就是江河源的源长,坐在一间三面玻璃墙的房子里,把我写的东西印成铅字,帮助一个小孩实现了使他的妈妈感到骄傲的梦想,对我这个初中都没毕业的人来说,这就等于中了一张面值不小的彩票。

我把那张1996年的青海日报仔细的折叠起来,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出门的时候是沉稳的,但刚走到楼梯口就裂开嘴笑出了声。有很多年,我没有听到自己发出过这样的笑声,很小,很圆润,像小孩子捧在手心的玻璃珠,里面的快乐只为自己保留。我就是在那时候认识了江河源,发表了第一篇小说:红指甲。

在青海,我能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干点啥呢?外地的朋友对我说:你可以多写一点高原题材的文章,表现出明显的地理色彩。这就好比说你在青海就多吃青稞,少吃米饭。我不理解这样的思维方式,因为西宁这个小地方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丰富------它的细腻不次于布拉格,它的尖锐不次于伊拉克,它的忧伤不次于法克纳帕塔法县,它的怪诞不次于哥伦比亚,它的坚硬不次于上海,它的荒凉不次于月球,它里面仅有的爱不比其他地方多,也不比他们更少;面孔低下藏着惶恐和忧郁的人群涌向窄小的公交车门;醉宿长巷的人抬起头,望着浩瀚的星空;被学校赶出门的孩子沿着墙根慢慢的走,不是向着熟悉的门;疲惫的母亲在昏暗的厨房里流下眼泪,在围裙上擦干净她的手掌;精神病人抓紧了铁栏杆,张大了嘴却不能发出一丝声响;有人在办公室的窗户后面发呆;有人从果皮箱里翻出垃圾寻找食物;有人在卧室里尖叫;有人小心的取下西服上多余的细毛;有人悄悄的把纸条放在了别人的手心;有人在街头睡到天亮,清扫员扬起的灰尘轻轻落在了他的身上;有人吃力地爬出四楼的窗口,飞上了苍白的天空-----------这是西宁,每周都会写出诗歌的地方,看不见草原和雪山,看不见成群的牛羊和天空的尽头,看不见江河之源的壮美,看不出一点点大西北的大气,但它暗暗的延续着它的历史,顾不得外人的闲言碎语。

我在这个小地方写作,怎么也写不出“高原”两个字来,也许别人已经写了不少吧。我情愿沉浸于一些小的几乎看不到的事物,一段低矮的栏杆,一张忽闪而过的脸,一间拆去了门窗的房屋,一句尴尬的话----------或者再诚实一点:我只想写我自己,一个无法超越自身的个体。这有悖于当代开放交流的文化精神,但江河源接受了我的诚实,一如苹果树接受了一条小虫,它结出果实不仅仅为了人类-------我很喜欢这个笨拙的比方,它仿佛证明我们的关系是很亲密的。

江河源,是这张报纸副刊的名字,它似乎想要拥有某种力量,超乎狭隘的地理位置所限定的幻觉,趋向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这将是它在这个小地方所能选择的惟一明智的出口,过去50年来的每个周五,它都在不断的向人们证明着这一点,生活在此地的人们,由此发出了皆然不同的声音;每个周五的早晨,马钧老师就会打电话给某人,我不知道他还会打出多少个这样的电话,但他一定乐此不疲。

                                                                                                       2007-12-21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