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正或毛雄鹰

细致的咒噬

 
 
 

日志

 
 

它多么小   

2008-06-20 21:06:00|  分类: 我的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下午马上就要结束:太阳开始变软

慢慢伸开笨拙的双手

穿上了母亲做好的新衣裳

斜阳中咽下口水

喉咙里冒出一句含糊其辞的话来

好像是说:耳朵里的水怎么舀也舀不完

 

它多么小:

潮湿的棉絮堆在屋角

上面的光好像照在溺死者的头发上

消化不良-----这是长江路127号的声音

低声嘟囔:吃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堵在喉咙了

 

它多么小:

一只羊头在耳朵根蹭来蹭去

小声说:“你妹妹的衣服小了”

阳光和灰尘落在了手腕和脚踝

它又说:“那你现在就跟我走吧”

 

我一转头

它又变回不会说话的样子

这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

 

四(三个梦)

低矮灌木丛压住我的头

跪在地上像个死刑犯

但心里却从未如此欣喜过

禁不住笑声从嘴角滴落

 

三只蜘蛛爬上小千的手臂

我努力向它们吹气

将要得胜的一刻

小千抓获一只

 

一年级以前

我没见过如此高大结实的房屋

西关街小学的日光灯照在我严肃的脸上

好像进入了一张纸的内部

 

注:小千是我四岁的女儿

 

妈妈在厨房里下面片

我在墙灰上画画:

门槛上一黑一白一对夫妻

渐渐对我笑出声来

我想躲开,但他们衔住我的衣角

就象衔着一枚药片

 

        六

我把铁的小喇叭埋进土里

它吹出土的声音

我想努力模仿一下:

一只甜水母粘在喉咙里

它的骨头是粉末状

像逃学的下午才有的颜色

        七

长江路的厨房又小又黑

妈妈在里面下面片

下完了她也不出来

而是站在那里发呆

我站在门口看着

好像是在目送她

它多么小  如此诡异

大伯剧烈地咳嗽

手扶秽暗木梯

将死于某种禽类的鸣叫

 

它多么小

这里是厨房还是荒野

是早晨还是亘古之初

细小的文字躲在空气里

看父亲给我送礼物

 

爸爸一个朋友也没有

他对我笑一下,把它递给我

铅笔盒上武松安静的打着老虎

自行车的血在早晨是白色的

像一个孤单的哑巴的白

使武松寂寞

使男孩生锈

 

      八

它多么小

不屑于时和空关照

如此沉暗:无需破土果已落

---何需我们

我们活着,起身路过

它饱满若此:何曾亲授一字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